首页 »

有故事的剧场③ | 黄浦剧场变形记

2019/11/12 20:19:11

有故事的剧场③ | 黄浦剧场变形记

位于北京东路780号的黄浦剧场,已经有83年的历史了。去年,黄浦剧场用近一年的时间经历了一场变形记。如今走进剧场,从水门汀地面、环绕扶梯和大吊灯中,你还能依稀辨识出它最初的模样,但改造后的中剧场和全新的黑匣子剧场带来了功能的大转变。黄浦剧场2017年全新演出季中,有超过300场演出和各类艺术教育活动。没有演出的时候,中剧场大幕垂下,立刻转换为影院模式。

 

 

从金城大戏院到黄浦剧场

 

在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它是大名鼎鼎的金城大戏院,有1700个座位。蔡楚生执导的《渔光曲》在此连映84天,天天加场加座,观众络绎不绝。还有联华公司的《新女性》、艺华公司的《人之初》、明星公司的《马路天使》……金城大戏院被誉为“国片之宫”,左翼电影的放映重镇。1935年5月24日,田汉编剧的抗战故事片《风云儿女》在此首映,直指国破家亡的残酷现实,年轻的聂耳为影片所作的主题曲《义勇军进行曲》正是在这里被唱响。

 

新中国建立后的金城大戏院 (资料图)

 

上世纪50年代,它送走影迷迎来了戏迷。上海淮剧团将这里作为固定演出场所,能看到《女审》《探寒窑》等传统剧目,也能看到《万户更新》《海港的早晨》等现代剧。1957年年底,周恩来总理在此观看筱文艳出演的《白蛇传》,受邀为剧场题名。金城大戏院自此改名为“黄浦剧场”。到了60年代,因舞台硬件的限制,淮剧演出场次逐年减少,重心重回电影放映。

1980、90年代是黄浦剧场急速变化的时代。卡拉OK的出现和VCD的普及,让人们逐渐冷落了电影院。多厅影院的出现,更是给单厅影院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为了提高经济效益,剧场将300多平米的地下室辟为音乐茶座和咖啡厅,后来又将一楼租赁出去,成为机电五金商场,剧场空间被压缩为一层。2010年,上海人民滑稽剧团开始在黄浦剧场驻场演出,将这里变成“上海笑天地”。

从金城大戏院到黄浦剧场,这座影剧院有时以观影为主,有时以演戏为主,更多的时候,二者同时进行。80多年来,它经历了诸多的变与不变,灵活的经营策略让这座古老的影剧院保留至今。

 

从大剧场变身两个小剧场

 

去年整体改造,将一楼的五金商场收了回来,改造成一个专业的“黑匣子”小剧场,曾经用来经营音乐茶座和咖啡厅的地下室则被改造成化妆间和排练室。二楼的空间,则自成一个524座的中型剧场。

 

二楼回廊呈现“国歌与金城大戏院”的展示。

 

黄浦剧场一楼大厅,厅眉处是《义勇军进行曲》雕塑,1935年,国歌《义勇军进行曲》首次在上海黄浦剧场唱响并传播。

 

既然租出去的空间都收回来了,何不恢复成最初的1700座的大剧场呢?剧场运营方上海大光明文化集团董事长沈为民告诉记者:“黄浦剧场周边已经有上海大剧院、上海音乐厅等大剧场了。剧场不能一味求大,需要形成梯形结构,灵活经营,错位竞争。”

去年黄浦剧场的开幕演出季,聚焦“国际前沿戏剧”。英国来的多媒体光影形体剧《光》,美国来的荒诞喜剧浓缩版《莎士比亚全集》,巴西来的载歌载舞的戏剧《萨琳娜——最后的脊梁》……“黑匣子”小剧场充满可塑性,可折叠和移动的座位一收起来,剧场立刻变成一个Live house,来自日本的人气组合Def Tech在这里表演现场音乐,观众们站着观看,随节奏而动。

沈为民提起他在纽约、首尔等城市考察的经验。这些城市不仅有大剧场,还有各式各样的中小型剧场,甚至有许多只能容纳十几个人的地下室剧场。他看到,即使在这些硬件条件堪称恶劣的地下室剧场,活跃着不少业余剧团,许多创意和惊喜在这里诞生。在今年黄浦剧场的演出季里,就有一个叫做“缔梦”的业余剧团,成员是一群在上海工作的美国白领。沈为民说:“有许多民营剧团和业余剧团常常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演出场所,而剧场迫于经营压力,也很难为这些团体提供舞台,这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总之,一个城市需要小剧场,需要更加多样的演出生态。”

 

既可以看戏又可以看电影

 

剧场经理张国富带领记者来到中剧场,指着舞台上的金属卷帘幕说:“凭借这块特别制作的幕,黄浦剧场既可以演戏,又可以看电影。”

在中剧场,不仅仅可以看商业院线的电影,还有在上海难得一见的高清戏剧放映。高清戏剧放映是演出属性,也需要放映机和银幕,再加上版权手续繁琐,又比较小众,所以少见。剧场副总经理茅亦铭告诉记者,在上海,有一批观众喜欢这种形式,可以不出国门第一时间看到国外最新的最顶尖戏剧,比如,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演绎的《亨利四世》或是布拉纳剧院最新制作的《冬天的故事》。就算这些年国外名团常常来中国巡演,但高票价让不少人望而却步,高清戏剧只用花一张电影票的价格,性价比高。黄浦剧场放映高清戏剧,常常有专门从外地来的观众,也有不少居住在上海的外国观众。

 

黄浦剧场二楼中剧场。

 

中剧场的控制室,除了控制灯光音响,还可以播放数字电影。

 

中剧场共524个座位,最后一排的“元宝座”亮了。

 

张国富是位老剧场人了,在许多剧场都工作过,在黄浦剧场服务已经有10多年的时间了。他讲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一代的繁荣场景,附近不仅有新光剧院、中国大戏院,对面的贵州影剧场还没有拆掉、新世界边上的一个电影院两个剧院也都还在,热闹非凡。

 

《虎生》演出照(资料图)

 

《丁西林》演出照(资料图)

 

黄浦剧场地处上海市“十三五”规划“环人民广场剧场群”之中。它和大世界、中国大戏院、新光影艺苑、茉莉花小剧场、共舞台、上海大剧院、上海音乐厅等剧场同属“十分钟步行圈”,人们只要步行十分钟,就能从一个剧场到达另一个剧场。还有更近的“五分钟步行圈”,包括长江剧场、天蟾逸夫舞台和人民大舞台。沈为民说,黄浦剧场一中一小两个剧场,还需要一段时间去恢复和摸索,在实践中慢慢摸索出自己的定位。但他相信,古老的黄浦剧场将在不久的未来迎来它曾经的繁荣:“百老汇1美元的票房能带动周边7美元的附加收入,足以证明文化对经济的促进作用。我们的目光应该更加长远。”

 

题图说明:修缮一新的具有83年历史黄浦剧场。


(编辑邮箱:scljf@163.com)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蒋迪雯 摄  图片编辑:邵竞